请输入关键词
登录   | 注册
首页>大数据应用>案例展示

FAX     010-65536338

TEL    010-65536339

2010年度全国健康产业投融资属性分析

发表于:2016-11-29 14:30:32

7年前,当维梧生技(Vivo Ventures)合伙人赵晋开始从事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资时,他感觉,彼时中国的医疗健康行业就像是在候机坪等待起飞的飞机。现在,他发现飞机已经上了跑道。

60多天前,爱康国宾获得高盛集团和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的联合投资,规模近1亿美元,成为中国健康管理行业最大的一笔私募股权投资。

目前,医疗健康领域已经成了VC/PE(创业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们除了互联网之外的另一个“兵家必争之地”。

清科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的中国VC/PE市场,包括生物医药在内的医疗健康行业投资案例数为188起,投资金额为18.99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16亿元,投资金额排在互联网、能源矿产之后,位列第三。3天后,由清科集团主办的中国医疗健康产业投资大会的召开,将再次把业界目光聚焦于医疗健康领域。

在VC/PE的眼中,医疗健康产业未来发展前景清晰,有着明确高增长。目前,整个医疗健康产业正处于投资人眼中的最好的投资周期内,医疗器械、仿制药,以及专科连锁医院是最受专业投资人关注的细分领域,创新药则受到冷落。同时,伴随着产业集中度的上升,行业内的并购热潮也将持续。

最好的投资时机?

对于医疗健康领域的发展前景,受访的投资人表示看好。宏观层面的原因在于,一方面是中国目前卫生总费用占GDP比重仅为5%左右,仍偏低,发展潜力巨大;另一方面则是国家政策的明确支持。

赵晋认为,一方面,在公共医疗体系的建设上面,我国的投入还不够;另一方面,是提供给消费者选择的药品、治疗方式,以及医疗基础设施也不够。而在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整个医疗方面配合的增长投入在过去几年中没有到位。

今年1月,国务院印发《生物产业发展规划》,提出到2020年生物产业发展成为我国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2013年~2015年,生物产业产值年均增速保持在20%以上。据中国科技发展战略研究院的保守估计,至2020年,整个健康产业的潜力将达10万亿左右。

 

IDG资本合伙人余征坤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除了国家政策的推动外,未来这一行业发展主要动力来自于几个方面:老龄化带动的医药医疗消费增长,消费升级相应带来医疗消费结构升级,城镇化带来医疗条件改善,以及居民健康意识提升等等。

“我们一直对医药、医疗健康行业非常看好。”昆吾九鼎合伙人、医疗基金负责人禹勃预计,未来五年后,中国将会成为全球药品供货的中心地区,预计未来十几年我国医药市场需求将是目前的3倍,而整个中国的医疗健康领域,现在正处于最好的投资周期内。

 

创新药受冷落

在谈到医疗健康领域最看好的细分行业时,被VC/PE机构反复提及的是医疗器械、首仿药、仿制药,以及专科连锁医院,曾被寄予厚望的创新药则备受冷落。

赵晋将首仿药和仿制药、特色医疗器械、疫苗、医疗服务设施放在其投资的第一列队里。对于创新药,他认为在中国目前情况下,做创新药还是有一定难度,国家层面上对医药医疗企业的创新,还没有很完整的支持机制。

作为国内知名的医药研发合同外包服务机构,广州博济医药生物董事长兼总经理王廷春对此深有感触。他认为,虽然国家对创新药支持力度很大,但是政策还不够协调。“现在药厂要想研发一个新药,没有10年时间根本出不来,主要原因不是研究需要的时间长,而是审批的时间很长。你报上去,光排队就要排上一年,才能轮到审核。”

“接下来,新药出来以后,也没有相应的配套措施,比如说,创新药进医保没有优惠或优先,需等待很长时间的招标。”王延春说,这就给创新药设置了比较高的门槛,也影响了公司投入研发新药的积极性。

“创新药在进入市场的准入机制方面没有硬支撑。”禹勃负责的九鼎医药投资基金已经投资了40多家公司,主要分布在医院、医疗器械、制药工业、检测试剂等领域。他的感受是,我国在支持药品的创新和支持创新药的消费方面是脱节的,比如,在创新药的招标方面,多年进入不到市场,也进不了医保目录,不能享受到创新应该带来的超额利润。

 

资本注入的化学反应

当有着逐利基因的风险资本遇上安全至上的医疗健康产业,两者如何产生化学反应更引人关注。

“我们在中国投了17个项目,80%以上的项目都有投后服务。”赵晋介绍说,维梧生技的投后服务主要是帮助企业搭建平台,利用其在美国的行业资源、产品资源、技术资源,为企业带来新的技术、新的产品。

禹勃对记者表示,九鼎投资医疗健康领域的公司一直坚持的理念是,“用资源换取投资机会”,在投后服务方面组织专业人员,帮助企业制定从新药的研发到选题立项的规划,进行销售体系的构建,推荐优秀人才等。

不过,资本带来的化学反应并非都是良性的。资本的快速、大量涌入也引起了一些担忧。

例如,在连锁体检机构方面,近期关于体检机构出现漏诊误诊、诱导消费、价格战的报道,无疑为体检行业的管理者和投资者敲响了警钟。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赵强日前撰文指出,风险资本进入连锁体检机构有双重效应:一方面给体检行业的成长输了血,推动了相关机构的发展;但另一方面,资本的逐利性,特别是短期逐利的要求,也给体检行业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扭曲了这个行业本来应该比较稳健的发展轨迹。

 

行业并购潮起

产业集中度是医疗健康产业始终绕不开的话题。它不仅涉及国家决心,事关产业竞争力,还蕴藏着产业整合的脉络和VC/PE的退出通道。

“就医药工业来说,行业集中度确实不高,现在全国有6000多家药厂,其实有1000家药厂就够了。”王延春认为,在新版GMP的影响下,势必有许多不符合标准的药厂选择被并购重组,称之为收购兼并的热潮也不为过。

事实上,医药行业“并购潮”在去年已然显现。清科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医疗健康行业并购案例数67起,涉及并购金额16.96亿美元,从细分行业来看,医药领域的并购案例数最多,占总数的76%。

禹勃表示,目前高度分散的医药行业,正有利于资本进入进行产业整合。资本主要来自三方面:第一是以中国医药集团、上实集团、华润集团为代表的国家并购资本,第二是上市公司募集的资金为代表的IPO资本,第三是来自海外的全球产业资本。而被整合的中小企业主一方面会面临着卖掉公司的诱惑,另一方面也会面对诸如新版GMP等政策的挤压,不得不被整合兼并。

对于VC/PE投资医疗健康行业的退出方式,禹勃认为重组并购也是不错的退出方式,IPO并不是唯一的退出通道。

 

7月11日,公安部的一则通报成为国内外医药界的一枚重磅炸弹:因涉嫌严重商业贿赂等经济犯罪,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简称GSK中国〕部分高管被依法立案侦查。

葛兰素史克,这家位列世界500强第253位、业内第7位的制药业巨擘,连日来成为海内外关注的焦点。警方调查有何最新进展?犯罪情节到底有多严重……人们显然想知道更多。

带着这些疑问,记者飞赴长沙,向专案组详细了解案情,面对面采访部分犯罪嫌疑人。透过已经查明的更多案件细节,一个跨国药企的商业贿赂利益链逐渐清晰,将药价推向虚高的幕后黑手开始浮出水面。

 

并非“深喉”医药巨头涉案,源自一家旅行社

6月27日,GSK中国副总裁兼企业运营总经理梁宏被警方带走接受调查。与梁宏同日被带走的还有GSK中国的副总裁兼人力资源部总监张国维、法务部总监赵虹燕和商业发展事业企业运营总经理黄红。这四人被称为GSK中国的“四驾马车”。

一石激起千层浪。当日,关于GSK中国以及其他跨国药企“内部举报者”、“深喉”的传言就开始在业内流传,一时间人心惶惶。

其实,真正使GSK中国进入警方视线的并非传言中的“深喉”,而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旅行社——

“2006年成立的上海临江国际旅行社(以下简称‘临江旅行社’)几乎没做过任何旅游业务,而是只和一些药企打交道”,办案民警介绍。令人奇怪的是,临江旅行社年营业额却从成立之初的几百万元飙升到案发前的数亿元。

今年上半年,包括临江在内的一些旅行社异常经营活动被公安部在工作中发现。在有关部门协助下,公安部部署涉案地公安机关开展调查,发现GSK中国及其关联企业存在重大经济犯罪嫌疑。

在掌握确凿证据后,公安部明确指示长沙、上海、郑州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于6月28日、7月10日两次开展集中抓捕,对GSK中国的部分高管和多家旅行社的部分从业人员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受贿又行贿,旅行社成药企“黑金池”

7月13日,在湖南长沙,记者见到了正在接受讯问的涉案人员之一、临江旅行社的法人代表翁剑雍。

“这几年,我和梁宏形成了默契,他把办会议的业务单给我,我把其中一部分钱返给他”,翁剑雍说。从2010年开始,在梁宏的“关照”下,他拿到了梁宏所负责部门的大部分会议项目,截至2013年,报账金额共计约有3000万元。按照“行规”,梁宏的“好处”有200余万元。

办案民警介绍,这些好处费一部分直接给梁宏,另一部分放在翁剑雍处,供梁宏和家人到各地旅游以及处理一些他们公司无法走账的开销。

翁剑雍交代,梁宏对他明确讲过,这些“无法走账的开销”,就是给某个主管部门领导或专家送钱或者买礼物。“很多时候是梁宏打电话来,说有这方面的用途,我就把钱准备好送过去,随时用钱随时打电话。”

梁宏所负责的部门并非GSK中国与临江旅行社“合作”的唯一部门。2009年至今,临江旅行社承接了GSK中国多个部门各项会议、培训项目后,通过各种方式返给GSK中国部分高管的金额达2000余万元。这些钱一部分进了高管的腰包,另一部分向下逐级分流,流到各级销售乃至最基层的医药代表手中,成为GSK中国向相关部门、单位行贿的资金源。

梁宏等人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方式套取现金?办案民警表示,这是为了规避法律风险。

关于GSK内部的财务管理,记者详细询问了GSK中国的共享财务服务中心总监金某。她的回答是“非常严格”,她所在部门会定期对公司的财务运行情况进行监督,近年来一些员工就是因为账目查出问题而被处分或开除。

“如果要向外人行贿,账面上肯定是过不去的”,金某说。“我们公司正常的请客、送礼,单人标准不得超过300元,审核得很严。”

每次承办会议后,翁剑雍都要去GSK中国的财务部门报账。那么,他又是如何把账面做平的?

“我们一般是虚增人数套现,比如说20人参加报40人。我跟GSK合作的项目里,虚开的大概有20%,其中与梁宏合作的项目虚开达到50%”,翁剑雍说。他们这一行里还有虚构项目的,根本不存在的会议也开发票去报账。

会议究竟开了没有、到底有多少人参加,公司财务部门并无确切核证的手段或相应步骤。也就是说,只要发票合乎规范,到财务部门报销很容易蒙混过关。多报销出来的钱,既有回流给药企高管的,也有旅行社的。

翁剑雍还交代:“我在GSK分到的蛋糕肯定不是最大的一块。”对此,记者了解到,GSK中国最大的一个冷链项目,单笔贿金就提了200万元,也是靠虚开虚报做出来的。GSK中国一次年会的费用“就超过了1个亿(元人民币)”。

 

推高药价“黑金”占比近三成

公安部通报显示,近年来,GSK中国为达到打开药品销售渠道、提高药品售价等目的,利用旅行社等渠道,采取直接行贿或赞助项目等方式,向政府部门个别官员、医药行业协会和基金会、医院、医生等大肆行贿。

事实上,GSK在其他国家也是“劣迹斑斑”:曾在美国、新西兰、意大利因商业贿赂等违法行为被处以重罚;2012年7月,GSK公司同意向美国司法部支付30亿美元罚金,用于为有关不当营销抗抑郁药物以及未能提供有关糖尿病药物文迪雅安全数据等相关指控达成和解。

梁宏承认,他负责“打交道”的一般是主管部门的领导或专家;同时,他还“管理”着全国各地近3000名医药代表,直接面向医院和医生。每年他有权审批的预算达到数亿元。“一种药品要上市,必须与各个部门打交道,注册涉及药监,价格涉及发改委,进医保涉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进地方涉及地方招标办,进医院涉及医院院长、科室主任、医生等……如果涉及药品的环节少了,腐败也就少了。但从根本上讲,医药不分、以药养医才是最大的问题。”梁宏说。

梁宏还介绍,GSK在华唯一的收入来源就是药品销售,这意味着巨额的“黑金”都将被转嫁到药价中,最终由患者埋单。成本仅30元的药,最终卖到患者手里能达到300元,秘密很大程度就在于此。“在药价的构成中,这个比例大约占到多少?”记者问梁宏。“我估算,这个运营费用在药价中占的比重有20%~30%”,梁宏说。这十几天来,他一直在反思,这种成本的比例确实太高了,“如果能少开点会,就能降低一些成本,减轻广大患者的负担……”

说到此处,梁宏陷入了沉默。

目前,案件尚在进一步侦办中。公安部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GSK一案仅暴露了整个行业的冰山一角。严肃查办此案,既是为震慑商业贿赂犯罪,警示那些依照所谓“行规”行事的人悬崖勒马,也是为了研究此类犯罪特点,以便国家相关部门形成合力,规范医药行业发展,使药价虚高的现状有所改善,让药企将更多的资金投向创新和研发,让更多的老百姓切实受益。

基金对于医疗板块的投资热情,已经由单只产品超配医药股票逐渐向密集布局医疗行业主题基金转变。富国、嘉实、广发、华安、易方达、大成等多家公司近期都在布局医疗保健市场,分析人士认为或将给医疗板块带来一定的投资机会。

 

医药主题基金热浪来袭

医药行业今年以来继续走牛,吸引基金公司纷纷布局医药基金。

据青年报报道,富国日前正在发行富国医疗保健基金,据悉该基金不仅专注于高速成长的医药行业,还包括医疗保健行业。7月15日,汇添富基金旗下的首批四只跨市场行业ETF开始发行,其中包括中证医药ETF。

与此同时,信诚基金公司宣布该旗下首只行业指数类分级基金信诚中证800医药指数分级基金日前已获证监会批准,并将于近期发行。据悉这是国内首只医药行业指数分级基金,该基金标的指数为中证800制药与生物科技指数,在份额结构分级设计上,母基金份额为指数型基金,场内份额按照1:1的比例分成信诚医药A份额与信诚医药B份额,其中B份额初始杠杆为2倍。

而在证监会新基金申请募集公告显示,包括广发中证医药ETF、嘉实中证医药卫生ETF、大成沪深300医药卫生型基金在内的多只医药主题基金处于待批中。

 

建议回避红海品种

国人老龄化、城镇化是基金们看好医药板块未来走势的一种共同理由。比如信诚医药分级拟任基金经理吴雅楠均表示,国家政策支持、医药消费升级和老龄化社会加速等多因素利好驱动,医药行业未来将有望继续走牛。

多家大型基金公司一致布局医药类基金,或是一个鲜明信号。但从今年来看,医药行业已跑赢大盘约30%,是否存在较大泡沫呢?

国泰君安分析师李秋实日前撰文指出医药股的确存在泡沫。在风险偏好向两端分化的资金行为下,配置向成长股集中,部分并不具备持续高增长能力的“伪成长”也被炒上天。那么这种泡沫存在破灭的风险,对于医药股而言,由于长期成长空间依旧坚实确定,阶段性的调整促发因素或来自宏观经济预期的真正改变,“伪成长”将被打回原形,“成长”只需要继续坚守。

富国医疗保健拟任基金经理戴益强则表示,未来一段时期内,医疗板块估值平移是大概率事件。未来希望通过精选个股,能够在未来抓住牛股,今年在创新药、化学制药、生物制药板块更可能出现牛股;而在未来一段时期,化学药、生物药板块出现牛股的可能性在上升。

而李秋实近期看好并推荐医药股华润三九、益佰制药、红日药业、昆明制药。

东兴证券则建议下半年医药股投资回避红海品种,即普药和大宗原料药;保留品种优势明显、品牌价值高的部分处方药和中药品种;提高医疗器械和医疗服务配置比重。其中建议保留的处方药和品牌中药品种包括:恒瑞医药、人福医药、天士力、以岭药业、同仁堂等。医疗器械类强烈推荐:阳普医疗、九安医疗、宝莱特、达安基因。

 

葛兰素史克被立案侦查券商:长期影响积极

日前,公安部统一组织指挥湖南长沙、上海和河南郑州等地公安机关对葛兰素史克投资有限公司部分高管涉嫌严重经济犯罪依法立案侦查。对此券商认为,这将给国内优秀医企带来积极影响。

东兴证券认为此次事件如果孤立地看,可能仅会影响到上市公司中新药业的投资收益(中美天津史克制药有限公司是葛兰素史克与中新药业及天津太平有限公司共同投资设立的消费保健用品公司)。但如果结合行业背景来看,释放出来的信号值得关注。该券商认为这是跨国药企在中国的去优势化开始加快,如果国内优秀药企抓住机会,抢占市场份额,将会获得成长的重要契机和广阔空间。

金牌店长培训指南

付费课程
课程分类:视频
发布时间:2014.03.02
订单价格:¥2000
确认付款方式:

账户余额

2000.16

支持微信支付、支付宝